订阅本报 收藏报纸 报纸头版

内容导航 版面导航

红色的旗帜,你的光芒照亮我的人生

点击查看原图
点击查看原图
点击查看原图
点击查看原图
    王尊广今年,我们迎来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六周年的光辉日子。今年的10月18日,党的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将在首都北京胜利召开。在这喜迎十九大、共筑中国梦的美好岁月里,回首往昔,我心澎湃,情不自禁地仰望着党旗、国旗、军旗那火红的光芒。
  我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1986年参军,1989年入党。回首自己走过的岁月,从懵懂少年,到年过半百;从投笔从戎,到今天在岗工作三十余年;从一名共青团员,到一名即将二十八年党龄的共产党员;每一个脚印、每一分进步、每一寸成长、每一份收获,都离不开党的教育、关怀、爱护,离不开各级党组织和身边党员的悉心培养。
  童年生活是最难忘的,而我的童年生活却是困顿的。那时正处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困难时期,想吃饱都难,更别说吃好了。那时真是一个“瓜菜代”的时候,粮食不够吃就用野菜、地瓜补充,小孩只有等到过年的时候,才能真正吃上几顿白面馍。过年集体分面分油分肉等过年的东西,是各个生产队的小孩们最高兴的时候,纷纷兴高采烈地端着筐提着篮子去排队。可每次都是等人家分完了才分给我家,最后剩下的都是别人挑完拣剩的。我心里是老大的不明白,大队分东西是爷爷组织的,小队分东西是父亲组织的,我家却不能先分,都是等到最后。到了后来,我慢慢的明白了,是因为爷爷和父亲都是共产党员,爷爷和父亲还分别担任着大队和小队干部。“当干部就要吃亏,要是想着沾光,人家怎么信服咱,不吃亏人家都会说沾光的,是党员就要时刻想着为了大伙。”我去爷爷家玩,爷爷就经常用这些话教育我。一次,爷爷从他的宝贝抽屉中取出一个红布包,打开外面包着的红布,里面是一层塑料纸,一层层展开,最里层是一个红色的党证。爷爷捧在手上让我看,入党时间栏里写着“1942年7月”的字样。原来爷爷那么早就入党了呢,1942年可是抗日战争最艰难的岁月啊。爷爷没多少文化,却能在那个年代入党,靠的就是农民的朴实,靠的就是对党的无限忠诚,爷爷从那时就接受党的教育了。知道了爷爷是党员,知道了爷爷为什么入党,知道了党员就是为人民群众服务的,我对党的崇敬于心底油然而生。自己的童年虽然困顿,但有爷爷和父亲讲的革命故事陪伴着我,如今想来更是一种别样的幸福。
  作为一个农民的儿子,成长的日子虽然清贫也是快乐的。转瞬自己中学毕业,到了考学的日子。我选择了参军入伍,投笔从戎,实现儿时就萌发的报国之志。
  军列一声长鸣,驶出济宁火车站,历经近两天两夜的行驶,我们来到了地处中俄朝三国交界的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汪清县山沟子里的某守备师所属部队。为期半年的新兵训练结束后,部队首长看了我入伍前在地方报纸杂志上发表的几篇文章和新闻稿件,直接把我分到了部队政治机关宣传部门,从事军事新闻报道工作。然而,自己文化水平低是不争的事实,怎样尽快弥补这一欠缺,不辜负组织和领导的信任呢?我报名参加了解放军报社组织的军事新闻培训班,同时参加了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的军事新闻写作函授,积极下连队采访,与基层干部战士交朋友。很快我采写的《大脚兵和他的大号鞋》《凝结在泥土里的拥军情》《孤儿战士和他的朝鲜族妈妈》《老黑山上好五连》《心泉涌向未来》《标兵团长刘春富》等,相继登上了《解放军报》、沈阳军区《前进报》《吉林日报》《延边日报》等报纸。当年,所在部队被师政治部评为新闻宣传先进单位,自己的工作也得到了部队政治机关和首长的肯定。1989年,我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91年、1992年,连续两年被部队荣记三等功。
  最难忘的,是自己入党的时候。当时,部队政治机关党支部就我的入党问题专门召开支部大会,会议由主任主持,参会的党员们都是团、营、连职干部。每位党员在发言中都是先肯定我的工作,再实事求是地指出我存在的问题。大家言辞恳切,一针见血,我内心深感是一生中最受教育的时刻。表态发言时,我不由自主的哭了,流下了激动的泪水,那是幸福的泪水,也是自省、自励的泪水,更是立足党员标准奋发进取的泪水。因为从那一刻起,自己就是一名党员了,党员就要有党员的样子,党员就要摈弃过去的缺点毛病,在新的起跑线上昂扬向前。
  我擦干眼泪,用颤抖的声音第一次在支部会上向党组织许下了诺言:“今天开会研究我的入党问题,我很激动,也很感激各位党员、各位领导同意我入党,更感谢大家给我指出了我自己未曾发现的缺点和不足,我一定会铭记在心,坚决改正。请党组织放心,今后我一定时刻以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认真做好本职工作,请大家看我的行动吧。”
  1991年底,又到了自己人生选择的关键时期。那时部队实行三年服役期,义务兵一般服役三年就安排复员。在我收拾背包,打点行囊,悄悄为复员做准备的时候,师政治部宣传科的领导来找我说,部队仍然需要你留下来继续做好这项工作。在宣传科和政治部领导的关怀下,我改转为士官。那一刻,再次触动了我对党的感恩之情,激动地写下了一篇《党情我心知》,还在吉林省军区纪念建党征文中获得了二等奖。
  1992年8月,随着中央军委再次裁军命令的宣布,我所在的某守备师正式终结了她戍守延边长白山祖国边防的使命,部队番号撤销,不到转业服役年限的干部战士,分别去往省军区和其他部队。我先是被分到了驻守长春市的某师直属部队,两年后的1995年底,又因工作需要调到了吉林省军区某军分区政治部。在军分区工作的几年,也是自己军旅生涯的最后几年了,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自己不可能在部队干一辈子,所以我要发挥自己所长,再为部队多做贡献。
  1995年之前的几年,该军分区的新闻报道工作,每年在排名中基本都处于后几名。为扭转落后被动局面,在分区和政治部首长及各位科长、干事的支持帮助下,我摸准本单位特点,立足于全军、全省和全省军区思考问题,迅速筛选出本分区工作的亮点,再结合自己多年新闻写作的体会和感悟,力求写出有特点、有分量的稿件。1996年一年,《打造依法双拥新亮点》等稿件,相继登上了《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中国民兵》《中国国防报》《前进报》《吉林日报》等报刊,当年获得吉林省军区新闻报道工作一等奖。1997年,在坚持做好常规性新闻宣传的同时,我分出精力发掘典型,带动新闻宣传的新突破。那一年先后采写了“东丰县民兵参与农民画创作的典型报道”“龙山区企业民兵投身经济建设典型报道”“东辽县委书记关心武装工作典型报道”等,先后被《解放军报》等报纸重点刊登。尤其是我历时一个月采写的东辽县宴平乡民兵吴海军见义勇为英勇献身的长篇通讯,经各级层层把关后,先后刊登于《解放军报》等报纸的重要位置。吴海军被吉林省政府、吉林省军区授予“见义勇为好民兵”荣誉称号,同时被追认为革命烈士。这年年底,军分区党委常委召开会议,在会议上通过了一项议题,那就是报请省军区批准,给我荣记二等功一次。后来分区政委告诉我,我成了该军分区组建十多年来,第一个二等功荣立者。
  回首过往,瞩望未来。我感恩于伟大的党,感恩于人民军队,是党和人民军队给了我服务人民、服务社会的本领。1998年,根据当时部队的规定和自己的要求,军分区批准了我的转业退伍请求,我又回到了自己魂牵梦萦的家乡。
  ①1995年春,本文作者在长春市采访延安文艺座谈会参加者、著名诗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词作者公木老人
  ②入伍之际,新兵训练在冰天雪地中进行③迫击炮实弹训练④训练间隙,官兵同乐
  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