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本报 收藏报纸 报纸头版

内容导航 版面导航

今夜中秋月正圆

顾少伟
点击查看原图
    中秋月圆夜,最是团圆时。
  中秋节这天大清早,小恺就听到奶奶嘴里唠唠叨叨,“哎!老了,不中用了,一点小事都整不好,白活了。都是亲兄弟,咋就跟外人似的。我这是做得啥孽啊,还让不让我老婆子过清闲日子了。”
  十岁的小恺人不大,却啥都懂。看到奶奶这样,心里比谁都着急。他是奶奶一手看大的,跟奶奶最亲,平时他不愿意跟着爸妈睡,就愿意跟奶奶住在一起。
  上午,大伯买了好多奶奶爱吃的东西,大包小包地提到奶奶家。
  奶奶接过东西,心疼地嘟囔着:“瞧你花这么多钱,以后省着点,你的事多,也不容易,只要你们好我就好。”“妈你说啥呢,你都一大把年纪了,也该享享清福了,做儿子的孝敬你是应该的。今晚你去我家一起吃月饼过中秋节吧?”“我哪也不去,身体好着呢,不愁吃不愁穿的。哎,我就是挂挂你,你还生老二的气啊?做哥的不要跟他计较。”“妈,你就别管了,照顾好你自己就行了,别的事不用你操心。再说了,我是哥他是弟弟,我用不着求着他。”大伯的语气虽然平和,但是言语很硬,声音跟着提高了不少。
  奶奶轻叹一声,不再说话。
  忽然屋外传来一个声音:“妈,我买了你最爱吃的大螃蟹,还包你最爱吃的鲜虾水饺,今晚你去我家,我们喝杯酒高兴高兴!”
  爸爸推开门,进屋看到大伯在,愣了一下,笑容僵在脸上,转身回到了屋外。小恺急忙跑过去:“爸爸,你来了,大伯也在。”“妈,我先出去有点事,一会儿再回来。”爸爸摸了一下小恺的头,转身就走。
  小恺拉住爸爸的衣角,瘪着嘴,委屈地说:“爸爸,姐姐昨天欺负我,她回来你替我出气。”
  爸爸笑了,“好,一会儿我揍她,替小恺出气。”“我以后见到姐姐不跟她说话,也不理她,你会不会不高兴啊?”爸爸听了这句话,后背猛然颤抖了一下,高大的身躯僵在那里。奶奶怔住了,嘴巴张了张,眼睛红红的。大伯也抬起头,一脸严肃。“爸爸,你怎么不跟大伯说话啊?你知道吗?奶奶今天早上一直叹气,说自己老了,不中用了,说话不管用,孩子大了都不听她的话了。”
  听着小恺稚嫩的声音,看着他清澈无比的眼神,爸爸慢慢蹲下身子,神情凝重,一把抱紧小恺:“儿子,你说得对,爸爸也会不高兴。”他回头望着大伯,正好大伯也在看他,他犹豫了一下,径直走向大伯:“哥,以前是我不好,遇事就知道钻牛角尖,你能原谅兄弟吗?”
  此时的大伯也没有了刚才的狂傲,一把拉过小恺,紧紧地搂在怀里,在他小脸上狠狠亲了两口,而后说:“都是我这个做哥哥的不好,平时不知道让服你,让你白叫我哥哥了。”
  大伯转过身看着奶奶:“妈,都是做儿子的不好,让您操心了,光知道买好东西孝敬您,却不懂得最简单的道理。”
  奶奶先是吃惊,而后笑容满面,“好了就好,好了就好,都别说了,今晚我们吃个团圆饭。”说完,背过身去,拿起衣角拭着泪。
  中秋夜,两家人一起围坐在奶奶家的饭桌旁,奶奶的脸上漾开了久违的笑容,欢声笑语在屋子里回荡。醇醇的酒香,甜甜的月饼,还有高悬的一轮圆月,醉了人,醉了心,所有的醉意都藏在温馨的笑靥里,飘在暖意融融的饭桌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