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本报 收藏报纸 报纸头版

内容导航 版面导航

天涯共此时

贺泽之
点击查看原图
    夏夜仰望星空时,最壮美的莫过于满天闪耀的繁星。八月中秋阖家团圆,打开窗户,走出庭院,最温暖的莫过于一轮皎洁的明月。此刻不论你身处何方,纵隔天涯海角、万水千山,我们抬头仰望的都是同一轮明月。
  宋时丙辰中秋,东坡对月发问“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前段时间上映的电影《明月几时有》中这样翻译“whendidthemoongrowbright?Iraisemycupto asktheazuresky”;唐朝,张九龄在《望月怀古》中这样写道:“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近代诗人艾青的《我的思念是圆的》一诗写的极为动人——“我的思念是圆的,八月中秋的月亮,也是最亮最圆的,无论山多高,海多宽,天涯海角都能看见它”。
  我记忆中的中秋节分成两个阶段,一个是上大学前,一个是上大学后。十八岁前我的中秋节基本上是和家人一起度过的,除去高中的那几年,中秋不放假,学校会给每个人发一张月饼券,离家近的同学也会把家里的月饼带来给我们分享,那几年对中秋的印象不深。那时我离家四十公里。
  之后到北方上大学,我过的第一个中秋正值军训,那天晚上无月而有蒙蒙细雨,班级举办中秋晚会,大家都很高兴,我还写了一篇散文《朝北歌》,最后一句是“乙未中秋,无月而有蒙蒙细雨,作朝北一歌,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今天和爸爸聊天,爸爸说:“外婆、大舅舅、小舅舅一家都在我们家吃饭,今天打扫新房子,安通水电,外婆要来过来住”。今天是个团圆的日子,我想起了我的外公。他去世已经十年了,每逢佳节或者家中团圆,外婆都会先端一碗饭放在外公的遗像前。外公去世后的一段时间,家人们都会在梦中梦到他。我不知道外公在天边过得好不好,但我在这个团圆的日子怀念他。“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人世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乐愁苦,人的一生也总要离开故乡,在中秋这样的日子不能团圆的人也还有很多,但我相信离别是为了更好的重逢,在远方奔跑是为了相聚时展现一个更好的自己,而不是“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今夜月圆,我又一次抬头看见一轮皎洁明月高悬在夜空中,这是我儿时的明月,这是我故乡的明月,望月的人一年又一年成长,望月人的心境一年又一年成熟。今夜我们共载一轮明月。天涯共此时,我想不出更好的词句表达我的心境,只道一声:“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今夜月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