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本报 收藏报纸 报纸头版

内容导航 版面导航

告诉明月, 我要回家了

    汤飞明月在家里等我

  明月在李白的窗前不肯睡去成为他诗句里的平平仄仄率性的格律如故乡的路蜿蜒出醒不了的梦走得越远,与心越近那些风干的故事一丝丝肆意铺陈 躲在安乐窝忘了年轮明月是我解开思念的密码她看着我进出大厦却抵不过霓虹的繁华遥想院坝里的火堆让冷漠显得炽热未改的乡音是母亲的一句“回来吧”伴着明月 她在家里等我

  盛唐的歌

  我在听盛唐一首未完的歌歌者在乐声中走失后人路过 分明听清了心声我思念的 李白也思念过同一种节拍 同一轮明月听着听着 就想家了那条路 从724年蜿蜒至2017不必山水迢迢 劳烦车马找一个耍赖皮的理由轻轻拨通妈妈的电话

  所谓的故乡

  故乡是长在心口的一棵草不好看却不能拔偏偏用尽一生去滋养任她在每个月夜里疯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