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本报 收藏报纸 报纸头版

内容导航 版面导航

多读一点

写作要把读者 看得比山还重

    顶着诺奖的光环,莫言再动笔时变得更加慎重,“过去差不多了,好,就出版吧,现在可能得再放放,再拖拖、改改,希望更加完美一点。但写作的时候,还是要放下一切包袱,不要让诺奖变成沉重的担子,或者一个沉重的冠冕压在头上,那就没法写了”。
  “写的时候我就是一个读者,一个作者,甚至写的时候要忘掉读者。”为什么这么说?莫言给出了解释,“作家为读者写作,也是为自己写作,这不能否认。但作家在写作的时候应该不要想到,哎哟,这样写读者会不高兴什么的,还是应该按照自己的想法、感觉来写”。
  当然,莫言并不否认,作品写完后自然是要给读者来读的,“读者分成很多群体、很多层次,有一万个读者就可能有一万个想法,作为一个作家,一对一万,不可能同时满足所有人的审美趣味、爱好,只能是根据自己对小说、人生的理解来确定你的写作”。
  “所以,从这个意义来讲,一方面心里要把读者看得比山还重,一方面心里边把读者完全忘到一边去。”莫言笑着说。
  虽然获奖后莫言没怎么发表作品,但网上流传的“莫言金句”“莫言散文”并不在少数,有些还会带上“深度好文”字样,有朋友还曾将其发到莫言手机上求“认证”……对于上述“莫言鸡汤”,莫言有点无奈。
  “很多文章的金句是我写不出来的,这些作者不要长期隐姓埋名,这么好的作品归到莫言名下,让我占了多大便宜啊,他们还是应该把自己的孩子领回去。”莫言调侃道。
  “参加一些必要的社会活动,比如到学校给学生们讲讲课、参加一些重要的文化活动,是我应尽的责任。”莫言说,此外,时间分配和其他作家并无不同:看书、生活、学习,“没有特别固定的时间,几点几点必须写作、几点几点必须睡觉,我这个人的生活还是非常随意,没那么严格”。
  (综合)